画中人脸部、身体上被钉上很多颗钉子-有趣新闻网-家居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学专业排名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作品生活-画中人脸部、身体上被钉上很多颗钉子

柯南首映礼

花樣年華屢遭打擊,再堅強的人也會心如死灰。逆境中,有人會一蹶不振,有人卻能絕境逆襲。車禍後的芙烈達,渾身打滿了石膏,躺在床上不能動彈,她想到了用畫畫來轉移身體與心靈的雙重摺磨。她開始畫自己的生活、哀傷和希望。她的畫中有血液、眼淚、釘子,也有植物、花朵、太陽。引人注意的是,她最愛畫自己的肖像,她說:「我畫自己,因為我經常是孤獨的。我畫自己,因為我最了解自己。」

芙烈達最著名的一幅自畫像名為《折斷的圓柱》,畫中人臉部、身體上被釘上很多顆釘子,一條縱向的深深的傷口自腹部一直綿延到頸部,將身體分崩為二,與背景開裂的山谷遙相呼應。傷口裏有一根斷裂的愛奧尼柱式圓柱,代表她折斷的脊柱。在她的肩部以及乳房的上下,綁着四道白色的皮帶,暗喻她支離破碎的身體靠這些依託才得以整合。

年輕時的芙烈達曾打算學醫科,因此在她畫作中還可以看到不少人體結構的描繪:血管、心臟、脈搏……這些人體器官,她畫得都極為精準。

畫中的她,總是穿着鮮艷的墨西哥民族服裝,濃妝艷抹。她將烏黑的頭髮編成辮子盤在頭頂,在髮髻中央插上幾朵妍麗的大麗花,嫵媚妖艷。最醒目的還是那兩根令人過目不忘的連心眉,像一對飛翔的鳥的翅膀。

因為子宮受損無法生育,她將母愛轉移到寵物身上,寵物們也常常被她畫入作品:鸚鵡、小狗、猴子……她最愛的寵物是猴子,畫過多幅與猴子在一起的自畫像,小猴子一雙烏溜溜的黑眼珠和芙烈達兩根粗粗的黑眉毛相得益彰。

無比痛苦,無比華麗。夾雜在如潮人流中,我突然想到這八個字。這八個字就是芙烈達的人生真實寫照。她就像一株帶刺的玫瑰,在墨西哥大地上不屈地開放,寂靜地凋零,生命如露水般短暫,畫作卻如琥珀般雋永。

我喜歡芙烈達的畫作,她的作品中充滿軒昂的個性,畫中從沒有虛幻的東西,她不畫夢,只畫自己的現實,哪怕那現實是冰冷的,她也要讓它燃燒起來。所以,她討厭別人叫她超現實主義畫家。

春季的某天,我去波士頓後灣科普利廣場吃飯,遠遠看到一幅熟悉的畫。一張似男非男的面孔,身着白衣,頸上纏滿枝枝丫丫的荊棘,是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又譯作:弗里達.卡羅)嗎?我加快速度跑過去,原來是個畫展廣告,波士頓美術博物館正在舉辦芙烈達畫展。

圖:芙烈達作品《戴着荊棘項鏈和蜂雀的自畫像》\作者供圖

芙烈達一生創作了兩百多幅作品,自畫像佔了其中三分之一。

芙烈達有着傳奇性的人生。這個不幸的姑娘,六歲患上了小兒麻痹症,成了一個殘疾人。十八歲那年,噩運再次降臨,她遭遇了一起嚴重車禍,車禍令她脊椎斷裂,本來就瘦弱的右腿更是十一處碎裂,最為可怕的是,一根鋼筋穿透了她的腹部,導致子宮損傷,骨盆破碎,多顆鋼釘植入她支離破碎的身體。

畫館中,前來觀展的美國觀眾很多,他們認真看着一張張圖解。當天展出的畫作真跡不算多,十幅左右。大量展出的是芙烈達日常的生活照片:掛在牆上的一團金屬綁帶、擱在浴缸裏的一副枴杖、靠在牆壁旁的一雙假肢……觸目驚心。還有她用過的生活用品:雕着花紋的樟木箱子、烈焰一般的紅色裙子、繪有熱帶植物花卉的深色水罐……花紅柳綠,生機勃勃。

芙烈達,墨西哥現代女畫家。標誌性符號是兩條粗黑的眉毛,眉頭幾乎連在一起。唇上的汗毛顏色也重,好似隱隱的鬍鬚,一時讓人難以辨識性別。不過,這只是芙烈達自畫像中的硬朗形象,生活中的她,遠比畫中的自己柔美許多。

她披散着頭髮,裸露着身體,肌膚光滑細膩,乳房渾圓堅挺,但曼妙迷人的胴體上,可怖地被釘上很多顆釘子,芙烈達用如此暴烈殘忍的視覺衝突,將美好一一打碎,眼淚傾瀉如瀑,這是芙烈達美麗而破碎的人生縮影。

芙烈達還喜歡在畫中插入豐饒的熱帶植物,龍舌蘭是她偏愛描繪的植物,她熱愛大自然,在家居庭院裏也種滿了蒼鬱的綠植,那旺盛的生命力正是她對自己的期許。

今日关键词:热刺4-0水晶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