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甲骨文字释读研究取得新进展的体现-白水新闻-路桥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学专业排名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研究文字-也是甲骨文字释读研究取得新进展的体现

警方通报扔车执法

20世紀的一百年間,經過幾代學者的追求、守護和探索、開拓,一系列甲骨文研究的標誌性成果先後問世。新百年開局的近20年,甲骨文研究者們繼續砥礪前行,不僅又推出一批重要著作,還發現了文字釋讀這一阻礙研究繼續全面發展的短板。

在成果方面,學者集中力量對各單位所藏甲骨陸續進行精細化再整理,出版了一批照片、拓本、摹本「三位一體」、更臻完善的甲骨著錄。將各單位所藏甲骨向學術界和盤托出,並全方位地提供甲骨上的信息,是這一時期的一大亮點,主要著錄有科學發掘所得的《殷墟花園庄東地甲骨》(2003年)、《殷墟小屯村中南甲骨》(2012年)等。各單位所藏甲骨著錄有《中國國家博物館館藏文物研究叢書:甲骨卷》(2007年)、《北京大學珍藏甲骨文字》(2008年)、《上海博物館藏甲骨文字》(2009年)、《史語所購藏甲骨集》(2009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藏甲骨集》(2011年)、《旅順博物館所藏甲骨》(2014年)、《卡內基博物館所藏甲骨研究》(2015年)、《重慶三峽博物館藏甲骨集》(2016年)、《笏之甲骨拓本集》(2016年)等。一些私家所藏着錄有《洹寶齋所藏甲骨》(2006年)、《殷墟甲骨輯佚》(2008年)、《雲間朱孔陽藏戩壽堂殷虛文字舊拓》(2009年)等。以上十余部著錄共公布甲骨19000版左右,為新百年的研究提供了一批新字、新資料。

11卷本《商代史》(2011年)的推出,既是對前輩學者探索開拓的全面繼承,也是當代學者對大量甲骨文和考古新材料的創造性研究和前瞻性回答。史學大師王國維於1917年把甲骨綴合的成果用於商史研究,從而把「草創時期」的研究推向高峰。而郭沫若於1928年開闢了馬克思主義商史研究新天地。1978年以後,學者能夠更為全面準確地學習和理解經典著作,也能夠更為恰當地解讀使用史料,從而把商史研究擴大到商代社會生活紛紜複雜的諸多方面。因而《商代史》是一部填補空白的著作,堪為打造甲骨文研究新世紀再輝煌的奠基之作。

(本版圖片均為資料圖片)

1934年出版、1965年修訂的甲骨文字典《甲骨文編》,收字僅限於40多種著錄。新世紀初推出的幾部字典,收字據《甲骨文合集》等100多部著錄,因而集字較多,且一些文字為新見。近十年來,《新甲骨文編》(2009年)、《甲骨文字編》(2012年)、《殷墟甲骨文編》(2017年)、《甲骨文字新編》(2017年)等字典陸續推出,是甲骨著錄公布新材料的總結,也是甲骨文字釋讀研究取得新進展的體現。甲骨學奠基人董作賓曾經擔心,甲骨學的發展前途「至為暗淡」,而《新中國甲骨60年》(2013年),展現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所取得的輝煌成就並總結出各研究領域規律性的認識,以事實證明了董作賓的擔心並無必要。

2016年8月,「甲骨學發展史館」在甲骨文之父王懿榮的故鄉山東煙台福山區開館。該館全景式地展現了甲骨文自1899年發現以來的研究成就。王懿榮與為弘揚、傳承甲骨文化作出貢獻的幾代學者的形象,通過照片的形式在此館「共聚一堂」,這些甲骨文學者成為青少年勵志向學的榜樣,這個展館則成為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的基地。

20世紀的百年輝煌1899年發現的殷墟甲骨,是中國近代史料的「四大發現」之一。在20世紀的甲骨文研究歷程中,時代風雲變幻,學者們始終守護和傳承着甲骨文研究,終於使這門古老的「新」學問絕學不絕。

觀眾在參觀「大美甲骨文國際書法大賽頒獎展」

近十多年來出版的一批著作,為新百年的甲骨文研究開了個好局。但學者們在前進的道路上,愈益發現與順利前行不和諧的短板。諸如學者利用甲骨卜辭探索商史,特別是在《商代史》(11卷)的構建中,因為不認識一些卜辭中的字,制約了對卜辭文化訊息的充分發掘和闡釋,使更深入、全方位、多層次的商代史研究受到了局限。

象牙塔外天地寬。讓深藏在博物館的甲骨從緊鎖的清冷庫房中走出來,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奮鬥中,體現其時代價值。2012年4月,國家圖書館舉辦「殷契重光——國家圖書館藏甲骨精品展」,館藏60版甲骨實物和30種甲骨名家書法,近距離地與廣大觀眾見面,受到了各界的熱烈歡迎。通過這個展覽,甲骨學者認識到,大眾有了解、認識甲骨文的迫切需求,甲骨文也完全可以從學者的書齋中走出來,幫助大眾更好地認識和了解甲骨文。2015年10月,「甲骨文記憶展」又在國家典籍博物館開幕。這次展覽仍以館藏甲骨精品實物為中心,並配以放大的甲骨拓片。在背景展板上,展示着記錄甲骨文百余年發展史的文字與定格了歷史瞬間的珍貴照片,使整個展覽深入淺出,生動活潑。展櫃中的甲骨實物,沉穩厚重,使人產生敬畏感。而互動區的聲光電設置,使觀眾能夠穿越時空隧道,體驗3000多年前的甲骨文化。這個深受歡迎的展覽,入選了當年的全國博物館十大陳列展覽精品項目,並且持續展出三年多,直至2018年底才閉展。在國家典籍博物館,如此長時間的展覽是不多見的。

甲骨作為世界四大古文字之一,為推動文明進程作出了巨大貢獻,因而2018年10月被列入「世界記憶遺產名錄」,這就使甲骨文的價值更為突顯。甲骨文已不僅是中國的,而且還是世界的「非遺」。2016年10月,「甲骨文記憶展」遠渡重洋,抵達墨西哥阿卡普爾科市。中國的甲骨文與墨西哥一組文物上的刻畫符號有異曲同工之妙,一下子拉近了中國文化與墨西哥古文化的距離。其後不久,「甲骨文記憶展」又抵達澳大利亞,在悉尼中國文化中心舉辦的「傳承與創新——中國非遺文化周」上亮相,加深了當地觀眾對漢字文化的理解。

四方風甲骨拓片 資料圖片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甲骨文發現120周年。

在這一新階段,國家社科基金重大委託項目「大數據、雲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釋研究」,以甲骨文字釋讀為抓手,利用現代科學技術,以期突破一批文字考釋的難關,從而推動甲骨文全領域研究發展的系統工程。這個項目的子課題,有的繼續公布甲骨,以期發現新字;有的全面釐清文字已有釋讀進展,從而確定釋讀文字的主攻方向;有的提供文字形成的社會形態背景和文物考古物質文化參據,以期為破譯文字提供啟示。教育部、國家語委牽頭組織開展的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與應用專項,還包括了甲骨文以外的金文、戰漢簡帛等古文字,有的還涉及八思巴字,有的涉及甲骨文與自源民族文字比較研究等內容。這兩個項目相得益彰,互為表裡,將形成一股合力,共同把新階段的甲骨文研究推向更大的輝煌。

中国文字博物馆外景

近年來,在有關部門的支持下,國家社科基金重大委託項目「大數據、雲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釋研究」正式實施,教育部、國家語委牽頭組織的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與應用專項工作啟動,推動甲骨文研究進入了全面深入發展與弘揚的新階段。與此同時,甲骨文書法和甲骨文實物走出象牙之塔,使學者的研究成果走近大眾、走向世界,在普及傳播中堅定文化自信,在中外文化交流中展現中國風采。我與具隆會合作的《甲骨學發展120年》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撰寫的。

通過大眾喜聞樂見的甲骨文書法,把學者考釋文字的成果藝術化,是普及和推介甲骨文知識、擴大甲骨文影響的一種重要途徑。多年來,一批甘於奉獻的甲骨文推介「志願者」,在各地舉辦了多種不同規格、不同主題的展覽。特別是近一年,為迎接和紀念甲骨文發現120周年和新中國成立70周年,甲骨文書法展覽在各地時有舉行。諸如2018年11月在天津舉辦的「殷契抒懷——朱彥民甲骨文集聯書法展」,2019年6月在山東威海舉辦的「大美中國古文字國際展覽」等。2019年8月底,中國殷商文化學會甲骨文藝術研究院主辦的「大美甲骨文國際書法大賽頒獎展」在中國文字博物館舉行,僅中國書法家協會就有一百余名會員參賽,使之成為一次反映當前甲骨文書法水平的重要展覽。不斷舉辦的甲骨文書法展覽,讓大眾在怡情養志中感受甲骨文化的博大精深。不寧唯是,甲骨書法家在展覽提供的舞台上,展示了自己的才華,並在交流觀摩中提高了書藝水平。《二十世紀甲骨文書法研究》(2016年)、《殷墟甲骨文書法探賾》(2017年)、《王宇信甲骨文書法論序集》(2014年)等甲骨文書法理論著作的推出,使「無法可依」的甲骨文書法,向「回歸甲骨,走出甲骨」的正確方向前行。不少外國朋友也為甲骨文書法內在的張力和靈動深沉的線條美所打動。新加坡、馬來西亞、法國、日本、美國、韓國等不少國家都舉辦過不同規模的甲骨文書法展覽。甲骨文書法展所到之處,都受到渴望認識和了解中國神奇甲骨文化的外國朋友追捧,其求知求真的「心弦」,無不為甲骨文雋永的線條所撥動。

甲骨文釋讀尚有潛力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要重視發展具有重要文化價值和傳承意義的『絕學』、冷門學科」,「如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等,要重視這些學科,確保有人做、有傳承」。在甲骨文發展道路上遇到釋讀文字的障礙時,「大數據、雲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釋研究」、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與應用專項工作等一批研究項目及時開展,運用現代科學技術,堅持傳統與現代研究方法相結合,進行多學科聯合攻關,破解文字釋讀瓶頸,這標志著甲骨文研究進入了政府推動下的全面發展與弘揚新階段。2016年10月28日《光明日報》刊登《關於徵集評選甲骨文釋讀優秀成果的獎勵公告》,就是這一新階段開啟的標誌。

2018年,首批徵集甲骨文釋讀優秀成果的獲獎名單已經公布,一等獎、二等獎各一名,獎金分別為10萬元、5萬元,在社會上產生了巨大反響。重獎甲骨文釋讀優秀成果,不僅使獻身學術的才俊之士受到提攜和鼓勵,而且還雄辯地說明了,甲骨文字還有破譯的可能和餘地,也證明了甲骨學者們還有着破譯文字的無限潛能和創造力。甲骨文字的釋讀研究是無止境的。2019年5月28日,《光明日報》又刊登了《關於徵集評選第二批甲骨文釋讀優秀成果的獎勵公告》,又一次優秀釋讀成果徵集工作開始了。

新百年的良好開局2000年以後,甲骨文研究進入新百年,學者們又取得了一批有所深入、有所突破的成果。與此同時,也愈來愈發現,文字釋讀問題已經成為阻礙甲骨文研究取得進一步全面深入發展的攔路虎,這也為一系列研究課題的設立提供了契機。

120年前甲骨文發現之初,正值積貧積弱的晚清,當時出土的不少甲骨被外國人巧取豪奪,蒙塵異國他鄉,給我們留下無盡的傷痛和遺憾。而今天走出國門的甲骨文書法和實物,不僅帶着文化自信,而且擔負著文化使者的重任,底氣十足地向世界展示3000多年前的殷商文明,講述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的中國故事。

從殷墟走來,向世界走去——為紀念甲骨文發現120周年而作

(作者:王宇信,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安陽師範學院甲骨文研究院教授)

學者編纂的甲骨文字典,收字已達4300多個,其中2000多字有人進行過研究,但目前取得共識的破譯字僅1300個左右,其大部分未識或未定字,只能放在字典的附錄中存疑待考。學者們強烈地意識到,甲骨文釋讀成果,遠不適應不斷發現的新字增長。因此,加強甲骨文字釋讀研究,成了推動研究進一步全面深入發展的抓手。

象牙塔外天地寬甲骨文走出「象牙之塔」,讓刻在甲骨上的文字「活」起來,體現出了甲骨文獨特的時代價值。

與20世紀始終相伴的甲骨文研究,一路走來,取得了驕人的成就,並愈走愈遠,迎來了更輝煌的新百年。

王宇信甲骨文书法

集大成的甲骨著錄《甲骨文合集》(1982年)、《甲骨文合集補編》(1999年)和《殷墟文字甲編》(1948年)、《殷墟文字乙編》(1948—1963年)等,為公私發掘所得甲骨文做了總結。而《殷墟書契考釋》(1915年)的問世,解決了甲骨文「識文字,斷句讀」的困難。《甲骨文字集釋》(1965年)、《甲骨文字字釋綜覽》(1994年)、《甲骨文字詁林》(1996年)等集成性著作,彙集了海內外文字考釋成果。《甲骨文字釋林》(1979)、《甲骨文合集釋文》(1999)等則代表和反映了當代學者考釋文字的最新水平。總結甲骨文自身規律的探索與開創的著作也時有推出,在狹義甲骨學研究中,有「鑿破鴻蒙」的五期分法,也有「兩系說」的長期爭論,而在廣義的甲骨學研究中,出版有《甲骨學五十年》(1955年)、《卜辭綜述》(1956年)、《甲骨文與甲骨學》(1988年)、《甲骨學通論》(1989年)、《甲骨學一百年》(1999年)等全面展示和反映甲骨文和殷商文化研究不同階段進展和成就的百科全書式著作。此外,也有學者對浩瀚的甲骨文資料和上萬條研究目錄,進行了「上窮碧落下黃泉」式的搜集、追索,並進行了全面系統的爬梳整理,諸如《殷墟卜辭綜類》(1967年)、《殷墟甲骨刻辭類纂》(1989年)和《甲骨學商史論著目錄》(1991年)、《百年甲骨論著目》(1999年)等等,資料齊備,綱舉目張。這些著作不僅為甲骨學者,而且還為其他學科學者利用甲骨文材料,深入發掘和研究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提供了極大方便。

今日关键词:酒驾被查演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