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学专业排名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敦煌中华-不负时代——让我们共同见证一个伟大民族的历史复兴

扎克伯格抛售股票

大國復興當自強共和國七十載風雨征程,見證一片熱土舊貌換新顏。先烈們的一腔碧血化做豐碑,如晨鐘暮鼓般激勵着後人。他們不畏艱難險阻、勇於開拓的創業精神和精忠報國、紮根西部的獻身精神,鑄就了他們偉大的人格,使他們成為民族的脊樑。

習近平總書記曾明確指出,「放眼世界,我們面對的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遙想一百年前,在積貧積弱的舊中國,縱然藏有千古瑰寶,卻不自知,反而有待外人的所謂「發現」。而「發現」敦煌瑰寶的一批所謂的「西方探險家」,卻以令人不齒的行徑盜走大量經卷文書,致使藏經洞五萬余卷經卷文書中,中國保存下來的只有一萬多件的殘卷,其餘均分佈在英、法、俄等國。由此,敦煌成為了「吾國學術之傷心史也」(學人陳寅恪語),道士塔下長太息。

「吾國學術傷心史」敦煌,這座面積3.12萬平方公里的邊塞城市,南枕祁連,西接大漠,北靠北塞山,東峙三危山,控扼絲綢之路咽喉鎖鑰,名字寓意「盛大、輝煌」。開鑿于沙漠高處的莫高窟,當地人稱之為「千佛洞」;而在梵文、佛教體系中,「莫高」又含有「解脫」之意,更給這片土地增添了神秘的意境。

如果說河西走廊東頭所連接的關中平原、黃河流域灌溉了中華文明最早的城邦與王朝,撐起了華夏民族的脊樑;那麼它的西頭所溝通的千里西域,則成為亞歐諸文明對話的橋樑。在這裏,千萬條來自北方草原、漢唐東土、南國天竺、中西亞腹地,乃至更加遼遠的希臘、羅馬、歐陸與地中海世界的宗教、語言涓滴溪流所款款交匯而成多元文化、和諧共生的大海洋。

追隨總書記的腳步,重溫這段艱辛的歷史,我們就不難明白其中用鮮血書寫的歷史鐵律:國家統一、上下齊心、各族團結,則能夠抵禦外侮、建設家園;反之則饑寒交迫、民不聊生,重則引得四方豺狼虎視眈眈,分裂河山、屠戮百姓。

莫高窟、敦煌、酒泉、西域、大漠、河西走廊、西出陽關、大漢武威、盛唐氣象……這一連串生動的詞彙串聯起無數中國人心中或輝煌、或沉痛、或豪邁、或悲憤的歷史情愫。

  

在這座面積佔據甘肅全省42%,幾乎等於江蘇、浙江兩省面積之和的城市裡,不僅誕生了新中國最早的石油工業和核工業,更成為現代航天工業的發祥地。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曾兩次視察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現場觀看神舟十號載人飛船成功發射。酒泉,在歷史的厚重感之外,又平添了高新科技的羽翼。

從南北朝時代草創,歷經盛唐的輝煌和之後的沉寂,再到20世紀初重現於世人眼前,並於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中國第一批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這座世界上歷史延續最悠久、保存較完整、內容最豐富、藝術最精美的佛教藝術遺存,歷經千年風霜,見證了一個民族的興起、鼎盛、衰落與復興的艱辛歷程。

由此進一步上溯到六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所發表的那篇註定將被歷史銘記的演講中,深情地回憶起過去兩千年裡中國的先民們沿着那條古老的「絲綢之路」,不畏艱難險阻,一路披荊斬棘,途徑中亞、西亞,直抵歐洲腹地的偉跡。在和平共處、公平貿易、平等互利等原則下,這條縱貫歐亞、橫絕大漠的商路宛如一條「玉帶」鋪陳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而沿着這條「玉帶」星羅棋布的一座座美麗富饒綠洲城市、一個個生機勃勃的文明,則如璀璨的明珠、寶石點綴其間。在這條「玉帶」上,千百年來各國商賈川流不息,駝鈴聲聲不絕於耳。他們來自五湖四海,原本素昧平生,卻因為這條合作之帶、友誼之帶、富饒之帶匯聚在一起。他們的生命、安危、財富、幸福、榮辱都彼此密切交織、相互依存,而後又都與這條「玉帶」的興衰枯榮緊緊相連,在千百年的交往實踐中自然演化成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呼吸共命運的「共同體」。

歐亞文明交匯處歲月滄桑。兩千多年來,這片神奇的熱土引無數英雄競折腰。從張騫鑿空西域,到左宗棠收復新疆;從生於甘肅省玉門縣赤金堡的「鐵人」王進喜,再到守護中華文化瑰寶的敦煌研究院首任院長常書鴻(1904—1994),一代代中華兒女在這條橫穿歐亞、縱貫古今的歷史「走廊」上前仆後繼,揮灑熱血,保家衛國,建設家園。

千年之後,在一個明媚的春日,2019年5月15日——在習近平總書記的大力倡導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在京勝利舉行。數十位來自亞洲各國的國家元首、政府領導人、工商巨子、社會名流齊聚一堂,共商如何推動構建亞洲命運共同體。從北京到敦煌,從遠古到如今,在穿梭千年的時空隧道里,文明的聲光電影依舊蕩氣迴腸。

即從京城赴邊城,便下肅州向甘州。烏嶺逶迤騰古浪,涼州過罷到蘭州。初秋時節,習近平總書記在甘肅省考察調研。在莫高窟前、關城之上,總書記思接千載、縱論古今。在祁連山下、古絲路上,總書記穿越一條歷史與時代交織、夢想與現實激蕩的長廊,鑒往知來,關注新時代中國的廣闊命題,見證一個民族的復興之路。

敦煌與酒泉在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崛起於今日的復興進程中又有着何種無可替代的符號意蘊?莫高窟在中華文化的發展、勃興以及中華文明與其他諸亞洲文明交流交匯交融的歷史進程中扮演了何種角色?帶着這些困惑,我們一起隨着他的腳步開啟這段穿梭于歷史與現實之間的時空之旅吧。

可見,國盛則民生,國破則家亡。個人的前途命運與祖國的興衰存亡是唇齒相連的。我們自身的個人奮鬥都是一條小溪,它只有與祖國的需要、人民的渴求以及歷史不可阻擋的滾滾洪流相匯合才能奔向成功、成材的大海。

熱土舊貌換新顏文聚敦煌,武立酒泉。漢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年僅19歲、剛被晉封為驃騎大將軍的霍去病奉漢武帝之命進軍河西。大將軍以雷霆之勢打垮了渾邪王,把匈奴殘部追逐到玉門關外。武帝賞賜上好御酒。霍去病不願獨享,而是將御酒灑於此地「金泉」之中,與眾將士同飲——此地遂得新名「酒泉」,並沿用至今。酒泉與武威、張掖、敦煌一同並稱為「河西四郡」,不僅成為中原王朝連通西域,捍衛國家領土完整、抵禦外來侵略的堅強屏障,同時也便於對當地實施有效治理,維護社會治安,造福當地各族群眾。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使命。而今,當民族命運的車輪駛向歷史的分岔口時,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復興中華、重開盛世的千秋重擔已然落到我們每一個中華兒女肩上。躬逢其盛,不負時代——讓我們共同見證一個偉大民族的歷史復興。

王鵬(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 副研究員)

今日关键词:数字人民币初露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