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学专业排名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承诺包工头-因承诺书内容模糊、违约责任约定不清、没有第三方担保人

厦大球员举报教练

2014年9月,葉尚興跑路。被欠薪的農民工張洪洋將葉尚興和杜俊的勞務公司同時告上法庭。法庭審理后認為,根據《建設領域農民工工資支付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二條規定,工程總承包企業不得將工程違反規定發包、分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和個人,否則應承擔清償拖欠工資連帶責任。因此,葉尚興失蹤,杜俊的勞務公司應當給付勞務費3萬元。

「自然人包工頭承諾書」「農民工工資支付承諾書」「不拖欠農民工工資承諾書」……近年來,為保障農民工工資按時支付,一些包工頭掛靠的勞務公司要求包工頭簽下承諾支付農民工工資的承諾書。然而,《工人日報》記者採訪發現,本應當是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的良方,卻因承諾書內容模糊,違約責任約定不清,沒有第三方擔保人,致使許多欠薪包工頭肆意失信違約,勞務公司受牽連,糾紛不斷。

「承諾內容有沒有具體規定,比如承諾人在工程中的具體職務」「有沒有寫清什麼時候收到多少工程款,包含多少名農民工的工資」「承諾支付工資的日期有沒有寫清楚」……面對瀋陽大全律師事務所律師邢燕的一連串發問,杜俊有些發懵。一再追問下,杜俊才說只是在網上下載打印的模版,讓葉尚興看完后簽字蓋章了事。杜俊反思說:「當時沒有想太多,也沒有請律師出面。自己上網查了相關資料,便想當然地認為有了承諾書就能免責,結果還是栽了跟頭。」

因為包工頭的跑路,杜俊5年裡經歷了7次仲裁及訴訟。他告訴記者,如果再有機會回到當時,他還是不得不把工程發包給包工頭,不只是為了降低用工成本,是因為真的招不來人。杜俊說:「包工頭掌握着勞動市場的人力資源,施工活都是苦臟累的事,人難找,尤其技術工人更不好找。另外,工程的活兒也不好找,款難結,利潤低。企業還得活命,只能鋌而走險。」

王金海認為,用好了承諾書,能讓「木劍」變「尚方寶劍」。政府應當組織相關勞資方面的法律專家進企業普法宣傳,講清寫下承諾書的利害關係,講授承諾書應當約定哪些具體內容及違約的具體後果。建議推廣在承諾書中加入第三方擔保人機制,一旦出現欠薪,哪個環節有問題,就讓哪個環節還錢,不再讓勞務公司背鍋。

內容模糊,違約責任約定不清,無第三方擔保人……欠薪包工頭肆意失信違約——

《建設領域農民工工資支付管理暫行辦法》第七條規定,企業應將工資直接支付給農民工本人,嚴禁發放給包工頭或其他不具備用人主體資格的組織和個人。為何勞務公司還會冒險,以簽承諾書的方式違規發包給包工頭呢?

「『合格』的承諾書只能短期奏效,長期看來,還應規範建築行業用工。」遼寧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王磊建議,應儘快健全建築勞務實名制管理制度,完善實名制管理信息系統,開展實名制信息互通共享。還可以對勞務分包企業、作業承包班組長的守法履約情況進行打分,有過失信行為的不給派活兒,進而約束、規範用工。(劉旭)

一紙承諾竟成了「空頭支票」?大連市法律援助中心援助律師王金海表示,只要是當事人真實意願的表達,且沒有違反法律相關規定和侵犯他人利益,這樣的承諾書有法律效力。然而,因承諾書內容模糊、違約責任約定不清、沒有第三方擔保人,致使很多包工頭違約后難被追責。

「發生經濟糾紛時,有第三方擔保公司或個人,被欠錢的當事人就可以找第三方要錢。雖然承諾書沒有擔保人也有法律效力,但如果有了擔保人,就能減少農民工被拖欠工資的風險。但是,我在作為證據的承諾書里一次也沒有看到過擔保人。」鄭虹說。

「我承諾發放到每一名農民工手中,承諾工人不到政府、甲方單位和發包公司滋事,否則一切後果由我負責。」近日,瀋陽某建築勞務有限公司總經理杜俊拿出一張「農民工工資支付承諾書」。這是5年前包工頭葉尚興寫下的,本以為是撇清責任的「王牌」,然而去年葉尚興不知所蹤,討工錢的農民工張洪洋將勞務公司告上法庭,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判決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寫下承諾書的包工頭跑路、入獄或者沒有財產可執行時,勞務公司真的只能受牽連嗎?瀋陽市一位審理此類案件的法官鄭虹表示,之所以包工頭覺得寫了承諾還敢跑路,就是因為沒有第三方擔保人擔責。

律師建議完善承諾書內容;專家建議健全實名制管理制度

輕信無效承諾書,掛靠公司受牽連

承諾書怎成了「空頭支票」?

承諾書某種意義上是一種協議,違約就要交違約金。王金海告訴記者,很多勞務公司並不理解讓包工頭簽下承諾書的真正意義,沒有約定清楚一旦出現失信行為該承擔哪些具體後果。比如一旦拖欠農民工工資須交納多少違約金,比如可否將剩餘工程款用作農民工工資支付保證金,再比如欠薪包工頭被法院強制執行時可否優先選擇支付農民工工資等。事實上,承諾書中往往只有一句「自行承擔不良後果」,這樣的承諾書到了法庭上,很難明確承諾人應當履行的責任。

不只是因利益鋌而走險2005年,原建設部提出3年內逐步取消建築勞務領域的包工頭,農民工將基本由具有法人資格的勞務企業或其他用工企業直接吸納。然而,14年過去了,包工頭依然存在。根據中國客戶網整理的《2018年遼寧省房屋建築行業企業名錄》數據顯示,遼寧省共有房屋建築行業企業5326家。董源告訴記者,這其中不乏包工頭名義上將隊伍掛靠在勞務企業的情況。

掛靠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的不只有這一次。2015年,大連一包工頭蔣林因拖欠農民工工資70.8萬元被判有期徒刑2年。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蔣林掛靠的大連久盛建築勞務有限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當時,蔣林也簽有類似的承諾書。

包工頭一紙承諾不作數杜俊的勞務公司成立於2011年。2014年3月,他將大連東港商務區2號樓、4號樓的砌磚工程發包給沒有資質的包工頭葉尚興。當年9月工程結算時,工程「甲方」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大連分公司要求他簽下一份「不拖欠農民工工資承諾書」:「為做到不拖欠農民工工資,本人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承諾按照合同規定及時給付農民工工資。如果發生拖欠,我公司願意接受總承包單位的處罰,同時願意接受建設行政主管部門的相關處罰決定。」

杜俊覺得此舉不錯,擔心會出現包工頭不支付農民工工資的風險,他就如法炮製,讓葉尚興也簽下了類似的承諾書。「我叫葉尚興,已收到工程款和勞務費968658元,領取工資后,我承諾發放到每一名農民工手中……」葉尚興簽字蓋章后,杜俊安心地叫會計轉了賬。然而,他擔心的事兒還是發生了。

在建築業工作12年的瀋陽某勞務公司總經理董源透露,建設企業向政府寫承諾書,承包單位向建設企業寫承諾書,包工頭再向承包單位寫承諾書,以簽承諾書的方式來保障農民工工資發放的方式確實起到了一定的震懾作用。然而,到了法庭上,為何承諾書卻成了沒有刀鋒、只能嚇唬人的「木劍」?

「白紙黑字的承諾,怎麼拿到法庭上就不作數了呢?」杜俊認為,自己確實存在違規發包行為,願意接受相關部門的處罰。但誰欠債誰還錢,自己手中的轉賬憑證和葉尚興的「承諾書」能夠證明工錢已付,為何還要給農民工付錢。為此,他不服判決,申請了二審。

今日关键词:魏大勋否认恋情